这里呆毛~圈名殷脂
一个渣渣小透明
专注傻白甜

思念

ooc!ooc!ooc!
盖雷盖无差,莱修莱无差

“我们谁都没有想到这场战役的代价会这么惨烈。”布莱克半躺在病床上看着坐在床边的雷伊。
雷伊抬头看了看布莱克被绷带包裹住的一只眼睛,又带着愧疚地移开视线,“是我作为队长的疏忽,”雷伊顿了顿,“我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好队长——让你们深陷危机中。”
布莱克也移开了视线,他看着隔壁病床上躺着的卡修斯——他难得这么安静,这家伙之前连睡觉都会踢被子。
“队长,这不是你的错。”在一阵尴尬的沉默后布莱克安抚性地拍了拍雷伊放在膝盖上的手——在无措的时候雷伊总是坐得端正得像个小孩子,无比孩子气习惯,“况且,你也——你真的没必要自责。”
雷伊抿了一下淡色的嘴唇,略微有些艰难地开...

同人文的真相

对对对!!!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往事之雷神

ooc
一发完
虐……?

  他似乎伴着所有人的祝福降生。
  烟花那一霎那绽放,庆祝他的来临,照亮他代表荣耀的金色头发。
  ——天生的帝王。
  年幼的他被冠上了传说中雷神的名字——雷伊。
  年幼的雷伊在富丽堂皇的宫殿渐渐长大。
  国王的政务永远是占用他最多时间的,年幼的雷伊常常站在国王的书房前看着自己的父王处理那看似无穷无尽的政事。
  “母后,”小小的雷伊扯着母后的袖子,“为什么父王几乎都不来看我。”
  妆容精致的妇人轻轻为雷伊掖好被子,“边疆不平,父王在处理政事呢,为了这个国家,也为了你哦。”
  小小的雷...

无题

盖雷
ooc算我的
没啥剧情

“我是为了守护这个星球而生的。”
    盖亚记得雷伊曾经这么说,在赫尔卡星巨大的残骸上。
    雷伊看着远方破败的神殿,似乎是自言自语地这么说着,“总有一天我会逝去,而赫尔卡星则会永恒,带着它过去的荣光,永垂不朽。”
盖亚侧过脸看着雷伊,他突然想告诉雷伊,告诉他自己有多在意他,还想很霸道地说一句“你明明为我而生。”
但是盖亚却只是静静地看着雷伊,看着他温柔的目光。
后来盖亚在自己那冗长而毫无意义的时光中曾千万次回想起雷伊谈起故乡时的双眸,像是赫尔卡星不灭的星光,在千年风霜荣辱的孤寂中,穿透千百年的生死茫茫,在自...

致你

主露中
副米英
ooc
非国拟

伊万,今天我终于出院了。
今天是个大晴天,虽然在医院里的那段时间也大多都是晴天,但是没有医院里白色窗帘的过滤,阳光太刺眼。没有进医院以前的阳光似乎也是这样的,但我不记得了。
今天是阿尔和亚瑟来接的我,阿尔说带我去吃顿好的,然后开着自己的破车带着我一路路过无数饭店径直来到m记前,他俩比我早下车,我下车以后看见亚瑟揪着已经走进店里的阿尔的呆毛往m记外面拖,阿尔抱着亚瑟大腿哀嚎。
——妈的死给。
我说。
亚瑟松开阿尔看着我,阿尔趁机欢呼着蹦哒进m记,而我在考虑要不要给阿尔点份儿童套餐。
——别骂自己了。
亚瑟一脸严肃地拍了拍我的肩。
……妈的智障。
明明说是给我补补,但是我也只点了份薯条,...

无题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
   当时他站在门口,手还保持着敲门的姿势,雪落在他白金色的短发上,化成水珠从脸颊流下,他消瘦的脸上带着笑容,即使是如此温暖的笑容也无法隐藏住他的落魄。
   他的风衣衣摆上开着深深浅浅的花,被雪水染得一片殷红。
   “进来吧。”
他的笑容一下子变得生动起来,这时有烟花在天空绽放,照亮了他紫红色的的眸子。
真好看。我想。

他说他叫伊利亚,来自苏联。
他的中文流畅得令我诧异,他说他自出生便一直待在苏联,只是对着这片东方的土地怀有难以言说的爱意。
我捧着刚出炉的包子面无表情地看着笑得眼睛眯起来的他,“...

嘿嘿嘿……舍友送的,虽然她不知道黑塔利亚是什么但是我说我喜欢就送了✧ʕ̢̣̣̣̣̩̩̩̩·͡˔·ོɁ̡̣̣̣̣̩̩̩̩✧天使!

阴阳师什么的不玩啦

放弃啦 不干啦
玩个游戏累死啦
尼玛费尽心思  
攒票画符抽卡容易吗  
完蛋啦  爆肝啦  
卸载游戏不玩啦  
全世界只有我没有皮肤  
以及ssr  
攒了半年终于将非酋初级  
给个ssr还不是个挂逼  
寥里基佬都凑不成cp  
我怎么能不放弃  
最近皮肤更是一次暴击  
几百体力就这么花下去
现在说这些都没有意义
要说这个游戏就是这样残酷美丽
新的式神长啥样我一概不知道  
反正无论怎么抽卡都非到了家
偶尔上上斗技还经常被吊打
看看自己寥里都是啥  
御魂也超差
卸载游戏吧  
放弃啦 卸载啦
偷渡已经无望啦
就算爆肝也是没有用啦
一样被吊打
不管啦  卸载啦
赶紧卸载不玩啦
到底为啥玩这游戏啊
自己气自己吗
放弃啦 ...

故事

  故事
文笔渣,ooc
还是喜闻乐见的烂尾
 
   壁橱中传来火焰燃烧的破裂声,虚掩着的门被白发苍苍的老者推开,有细微的冷风随着他的身影进入,火焰一阵摇晃。
  “王先生,”你站起来从老者手中接过那杯散发着热气的绿茶。
   “年轻人不必这么熬夜的。”老者笑着摆了摆手,那双如黑曜石的双眸微微眯起,明明已经白发苍苍但那双眼睛却依然闪烁着年轻的光彩。
王耀看着你的眼睛,随意地靠在墙壁上,“你的眼睛很像你的祖父。”
“嗯,大家都这么说,”你放下手中的绿茶,“王先生——王耀先生,我这次来,是想听听您和我祖父伊万布拉金斯基的故事。”

“我还是...

命定之人

   命定之人

   cp狗崽
   人物是网易爸爸的,OOC是我的
   幼儿园文笔慎入w
   喜闻乐见的烂尾
 

   “大天狗大人,”狐妖手持折扇掩嘴笑得妖媚,眼角眉心的红妆灼灼,“可愿做小生的命定之人。”
院子中央的红樱开得艳如烟霞,印得大天狗蔚蓝色的双眸殷殷一片,恍惚间回神却再找不到那只狐妖的身影。
花瓣被风吹起来,风声中大天狗听到半躺在樱花树下的三尾狐的轻轻一声叹息。
“大天狗大人——啊!”

大天狗很早就来到了这个不大的寥,那时就算最早来的雪女和三尾狐那个时...

© 狮子头上长根毛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