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往事之雷神

ooc
一发完
虐……?

  他似乎伴着所有人的祝福降生。
  烟花那一霎那绽放,庆祝他的来临,照亮他代表荣耀的金色头发。
  ——天生的帝王。
  年幼的他被冠上了传说中雷神的名字——雷伊。
  年幼的雷伊在富丽堂皇的宫殿渐渐长大。
  国王的政务永远是占用他最多时间的,年幼的雷伊常常站在国王的书房前看着自己的父王处理那看似无穷无尽的政事。
  “母后,”小小的雷伊扯着母后的袖子,“为什么父王几乎都不来看我。”
  妆容精致的妇人轻轻为雷伊掖好被子,“边疆不平,父王在处理政事呢,为了这个国家,也为了你哦。”
  小小的雷伊看着母后那在蜡烛走出门,房间顿时昏暗下来。
  他在昏暗的房间里,躺着华贵的天鹅绒被褥上,却如同身置荒野一般,不知所措地留下眼泪。
  “母后,为什么我没有‘父亲’啊。”第一次出宫的小雷伊握着母后的手,亦步亦趋地紧紧跟着身着华服的贵妇。
贵妇转身蹲下用食指放在小雷伊的唇上,微笑着压低声音,“乖,雷伊的父皇就是父亲啊。”
雷伊望着被父亲举到头顶只为了看看远方被雪覆盖的山峰的孩子们,不明所以得感到一阵难以言说的悲伤。
   直到很久以后,雷伊才知道,父皇不是父亲。
  ——父亲是陪在孩子身边,是孩子最稳的幸福。
  ——而父皇只能以国家大事为重,就连自己的孩子,也是一个可以放弃的存在。
  年幼的雷伊因为为军队鼓舞士气被国王带道战场,厮杀的血腥和战场凛冽的带着黄沙的寒风让雷伊瑟缩在军帐里,害怕得几乎晕厥。
  那场血腥,那场带着黄沙的凛冽寒风,成为了雷伊永恒的梦魇。
  梦魇中画面繁杂地一略而过,最终定格在父皇怒气冲冲的脸和那把指着自己的剑。
英勇的将军将被抓去作为俘虏的他冒死从敌方阵营救出,小小的雷伊紧紧中抓着将军的战甲,双手被不属于自己的血液染的通红,沾染上那洗不掉的,可怕的暗色。
  “因为你,朕失去了一名最好的将军!” 国王看到年幼的孩子,却并非是如故事所写的将受到惊吓的孩子拥怀中。
  小小的雷伊惶惶地看着父皇暴怒的脸,寒风如剑般刺透他单薄的身子,寒冷彻骨。
   有时候,长大后的雷伊从梦中惊醒,冷得颤抖着将身体埋层层叠叠的丝绒中,泪流满面。
   小雷伊看着灯火通明的中心站着的和自己一样大的男孩,惶惶站在人群中,低着头看着脚尖那一块不知何时沾上的污点,银白色的发中那一缕红色刘海是扎眼得明亮。
  小雷伊跑过去抓住那个孩子的手,在他表达出惊愕之前带他离开这个灯火阑珊的噩梦。
  “我叫盖亚。”那个孩子带着惶恐不安的情愫低头看着地上摊开的书籍,语气中是掩盖不住的敬畏。
  雷伊看着盖亚的脸,突然就想起了那个寒冷的冬天,那个人紧紧抱着他,暗红色的液体渗透厚厚的铠甲,从他的手指中一滴滴流到他的脸上。
  “我要成为爱 尔 兰最最厉害的将军。”小小雷伊支着头看着小小的盖亚挥舞着小小的拳头,毫不在意地发表着令人发笑的豪言壮语。
  “会死的,”雷伊突然想起那个将军临死前不甘的眼神——明明是想活下来,却不得不匆匆将生命抛弃在这冰冷的战场上,不得不抛弃这世上一切的美好,真正的客死他乡,“做将军——会死的。”
  “不会的,”盖亚大力地挥舞手中并不存在的宝剑,“我要做战神,不死的战神。”
雷伊看着盖亚那幼稚的无畏,心中却是泛起了满满的苦涩。
雷伊渐渐抛弃不知是否可以称之为幸福的童年担起作为所谓“王储”的责任,而盖亚遵守着童言无忌的约定拿起对于他来说太过于沉重的宝剑,一次又一次的伤痕累累地拖着疲惫的身体在雷伊处理完一天的事务后洋洋得意地告诉他自己离当初的目标又进了一步。
雷伊看着手指上因为握笔而长出的薄茧,手心中却是柔嫩到禁不起任何能称之为伤害的碰撞。
雷伊偷偷看着盖亚在老师的教导下从满身的伤痕变成威风凛凛的战士,每夜偷偷潜出宫握住宝剑凭借着记忆一遍一遍无法得到真正要领的动作重复数次。
水泡破了再长,渐渐在手中累计成一层层茧,在明明年轻的王子手中留下名为无奈的岁月痕迹。
雷伊的登基比想象中的顺利,盖亚带着首战告捷的喜讯为他的登基扫去边疆的阻碍。
“雷伊,”长成少年的盖亚带着华服遮不住的桀骜不逊站在年轻的王者面前,银发中那一缕艳红依旧是红似扎眼得骄傲,“我可兑现了我的诺言哦。”
  雷伊即使在弥留之际仍记得盖亚那时的微笑,张扬着生命的美好。
  就像那年他的父亲。
  “爱 尔 兰可是少不了你这位战神了。”雷伊张了张嘴,咽下涌上喉头的苦涩。
  ——那我求求你答应我,不要离开了,好不好。
其实雷伊一直都懂当年自己的父皇为什么在战场上选择放弃自己,所以也就懂得,自己永远不可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国王。
——可是他来到这个世上,不过就是为了带上着顶沉重的王冠。
看了这么多书,终究是盖亚用生命告诉了雷伊,身为国王身不由己的取舍。
——他第一次开始后悔,为什么要将那把代表荣耀的剑交到他的手上。
——为什么要把盖亚的生命,就这么简简单单地丢到那个陌生的战场上。
  “让盖亚将军带领千名士兵,我们从后方攻打,声东击西必能赢得这最后一场战争。”雷伊坐在王座上看着跪倒在地的老臣,震惊地瞪大眼,不敢相信这就是对方所说的“万全之策”。
  “朕相信给盖亚足够的士兵,他定能答应这场仗。”
  老臣似是早已知道雷伊会如此,似乎微微笑了一下,“老臣就问一个问题,国王陛下,你可输得起。”
雷伊瞬间抓紧椅子冰冷的扶手。
“愿陛下权衡。”
雷伊看着跪了一地的大臣们,用力勾勾嘴角却猝不及防间没控制住泪水。
  ——父皇,我该怎么办。
  雷伊缓缓跪倒在空无一人的大殿上,细细的啜泣声在大殿上回荡,像极了无可奈何的叹息声。
  雷伊永远记得那天盖向自己挥来的拳头上的温度。
  ——那是盖亚最后的温度。
雷伊身着沉重的铠甲,飞溅出的血液模糊了他的眼睛,混合着眼泪从眼角流下。
雷伊似乎看见了盖亚倒下的样子,那双带着不甘的血红色眸子暗暗地看着天空,像极了那个记忆中死去的将军。
雷伊踏遍了战场,死去的将士们有的脸上似乎有着一丝微笑。
——似乎看到了远方不被战火沾染的家乡。
雷伊没有找到盖亚。
乌鸦站在被血浸透的枯木上,翻着白眼冷漠地看着少年跪在连完整都称不上的尸骨上。
——泣不成声。
庆功大会上,雷伊将满满的一杯美酒倒在地上,来不及举起空的酒杯发表冠冕堂皇的演讲,便一口鲜血染红了被酒泼湿的地面。
雷伊躺着冷清的寝室里,埋在层层叠叠的天鹅绒中,眯着眼睛感受着自己生命的结束。
  雷伊在弥留之际却一改盖亚死后的冰冷,嘶哑地笑出声。
  ——没有人知道他在笑什么。
                      —END—
                     呆毛狮子

评论
热度(29)

© 狮子头上长根毛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