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旅行者(一)

我踏遍了你所去过的土地,为了寻找一个漂泊的灵魂。
然后,带他回家。

【格瑞:】

金咬着牙刷最后一次清点自己的行李,看着有自己大半个人高的行李箱,他想了想转身跑回卧室把床头柜上面倒扣着的相框也装进了行李箱。金看了看行李箱突出来的一小块皱了皱眉头又把相框拿了出来,放在了行李箱靠自己的那一侧的小夹层。

【展信快乐。】

金扬起湿漉漉的脸在洗手池饭毛巾架上摸索了半天还是没找到自己的毛巾,过了一会才想起来自己的毛巾已经被装进行李箱了,于是他随手抽了几张抽纸胡乱地擦干了脸。

【我终于决定也要成为一个旅行者啦!就像你一样,我觉得我一定能追上你的步伐,只不过你要走得慢一点哦,等等我啊,一定要哦。】

金穿好运动鞋拉起行李箱,最后一次认真地看这个住了半生的房子,“再见啦!”金小声地道别。
毫无回应。

【我有好多好多想去的地方,我听说江南有开在冬天的花,我从来没有见过诶,格瑞你一定见过,我打算第一站就去江南,不知道来不来得及,但是我真的很想看看那种花。】

金拉着行李箱排在火车站长长的队伍后面,排在他后面的是一个正在吸烟的中年男人,金被烟味熏得不停地咳嗽,但是身后的人毫无自觉性。
十几分钟以后金终于取到票,他拿着票冲到火车站外面咳了个昏天黑地,直到火车开车前十五分钟才回到了火车站排队过安检。

【我在火车站看到了好多好多来送别的人,他们久久地抱在一起,大包小包被他们扔在脚边,我记得你离开的时候我和姐姐来送你的时候你可冷漠了,没有拥抱没有眼泪,倒是我哭了老一会。】

金看着自己面前那一对拥抱了许久的情侣,想提醒他们后面还有人,但是看着他们眼中闪烁的泪水后还是没忍心。
终于那一对情侣结束了那个冗长的拥抱,他们互相挥手告别,然后女生站在原地,要离开的男生一步三回头。
“再见啦!”金学着那一对情侣的样子向身后的空气挥手告别,“我会回来的!”
金觉得他回过去头准备通过安检的时候听到了一声轻飘飘的再见。

【我喜欢火车轰鸣而过的声音,每次听到火车的声音的时候我总会想到火车上那些漂泊的人,他们的灵魂一定闪烁着不止一个地方的星光。】

金按着火车票找到自己的座位的时候惊喜地发现自己坐在窗边,这可是个好位置。他开开心心地试图将过大的行李箱举起来放在行李架上,然后他失败了。
“我帮你吧。”金听到一个好听的声音这么说,然后他连拎都费劲的行李被那个人轻轻松松举起来放在了行李架上。
“谢谢!”金对那个人说。
“不用谢,”他笑着回答金,“我叫安迷修,你呢?”
“我叫金!”金看着对方坐在自己的对面,更加兴奋,“我是去江南的,你呢?”

【我一直向往着江南的小桥流水,虽然你老是写信来抱怨说江南冬天湿冷夏天闷热,但是我觉得,能孕育出这么多色彩斑斓的花朵的水土一定也是芬芳的。】

“我也是,”安迷修冲金扬了扬他的火车票,“你这么小就去这么远的地方啊?”
“我可是要做一个旅行者的人!”金的眼睛瞬间亮了,像极了黎明天光乍破的模样,“你呢?也是旅行者吗?”
“不,”安迷修看着窗外笑着摇摇头,“我在找一个人。”
“嗯?”
“我在找一个自由的,流浪的灵魂。”安迷修这样说着,眸中闪烁着堪比春日烟霞的温存,“我要找到他,然后,带他回家。”

【我一直想做一个旅行者,像你一样,走遍天南海北,我还想去你的家乡,看看是什么样的土地才能生养出像你一样温柔而强大的人。】

金和安迷修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夜晚了,安迷修在金的拜托下订了一间旅馆,他们俩窝在一个旅馆标准间里一人捧在一碗方便面。
“你不怕我是坏人吗?”安迷修有些好笑地看着金那双不曾望向阴影的双眼。
金理所当然地摇摇头,安迷修轻轻敲了一下金的头,“如果等我找到那个人的你还没结束你的旅行,那别这样轻易相信别人了。”

【格瑞,你相信灵魂有颜色吗?】

金和安迷修离开江南的时候金用小瓶子装了点土壤,安迷修嘲笑他像是浪漫的小女生,金挠着头不好意思地说,要用这些土壤染色。
“染色?”安迷修不解的看着金。
“就是给灵魂染色啊!”金解释到,“去到一个地方灵魂就好带上那个地方的颜色啊,用这些土壤把灵魂染上那个江南的颜色。”
安迷修揉了揉金的头发,“那金你能看出来我的灵魂是什么颜色吗?”
“自己的灵魂只有自己知道是什么颜色啊。”
“不,”安迷修看着天边的夕阳,“我知道一个人的灵魂是颜色。”
“是你要找的那个人吗?”
“对,”安迷修慢慢眯起眼睛,笑得温暖明媚,“是蓝紫色的,还闪烁着明亮的星光。”
“那是自由的颜色。”安迷修说。

【我觉得格瑞的灵魂一定是灰色的,太多颜色揉杂在一起了反而变成灰色的了,那在格瑞眼里我的灵魂是什么颜色的呢?是不是也像你的一样是灰色的呢,还是五彩斑斓的?我很想知道。】

“我是为了追随一个人才会成为旅行者的,”金对安迷修说,“他是个非常伟大的旅行者,他走遍了天涯海角,然后留在了旅途的路上。”
金在说这话的时候火车正好从隧道里驶出,窗外夕阳的光芒一下子照射进了,照在金的脸上,灿烂的云霞飘进了金的眼眸里,反射出奇异的颜色。
“我要找的人生性自由,”撑着脑袋,似乎在想着需要用怎样美好的语言形容那个人的模样,却最终旋转了平乏的语言。“他是个漂泊的人,为了寻找能接纳他那自由的灵魂的地方。”

—TBC—

评论(2)
热度(17)

© 狮子头上长根毛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