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原女】一方阳光

原女
然而并不乙女
来自没有少女心的狮子


那是我不算太过冗长的生命中唯一散发着光芒的故事。

即使这个故事的主角并非我。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夏天。
被房东赶出来的我拉着我那破旧不堪的箱子艰难地在这个没有电梯的小区爬到六楼,刚看到我新住所门时不知因为兴奋还是昨晚工作的劳累,我眼睛一黑连人带箱子滚下了楼梯。

那时住在隔壁的他开了门,看到四仰八叉地我,毫不掩饰地笑弯了眼睛。

他穿着拖鞋哒哒哒地跑下来,汗珠随着他的额头流下来,被睫毛拦截住,于是睫毛上挂了细碎的水珠,看起来略有些可怜。

虽然此时显然我更可怜。

“你没事吧!”他毫无温柔可言地拉起了我,然后扶起了我的旧箱子,依然是眯起眼睛笑得毫不掩饰地模样,“我叫金,我俩应该是邻居。”

在很久很久之后的未来我依然能清晰地想起那个笑容,清澈而明媚,像极了从不曾沾染风尘的少年。

那是我没见过的美好。


他叫金,这是他告诉我的。

那天凌晨我带着一身的酒气和略有些淫秽恶心的气味站在门前试图用因为劳累而不停颤抖的手握住钥匙准确地插进那个分不出钥匙该正插反插的锁孔里。

“嘿,”他开了门,睡眼惺忪地看着和门奋斗无果的我,和初见一样笑弯了眼睛,“早上好啊!”

……他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雷达?我这么想着,每次都在我最狼狈的时候出现。

“我叫金,”他在帮我打开门以后大大方方地找了个凳子做到我的屋子里,“你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叫我哦!”

我那时醉得在回家路上看不清马路对面亮起的是红灯还是绿灯,看不清在巷子里一脚踩烂的是被路人丢弃的烂香蕉还是烂番茄,看不清楼下花丛中的栀子花是否还开得茂盛。

但是我看得清他的笑容,清晨温柔的光撒在那双眸子里,反射出太明亮的光芒。

“你别这么容易相信别人啊,”我觉得那时候我一定已经哭出来了,我能感受到温热的液体划过我脸颊的触感,“会遇到坏人的啊。”

他歪着头不解地看着我。

—TBC—

评论
热度(5)

© 狮子头上长根毛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