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瑞金】Traveler

我在这爱神所诞生的城市里,听到了你呼唤我的声音。

【金:
展信快乐。】

格瑞起身按掉了一直在尖叫的闹钟,在黑暗中摸索着打开台灯,他借着台灯昏黄的灯光迅速穿好衣服,然后随便抓了几把自己有些凌乱地头发。
“早安。”
他对放在床头柜上的单人照片说。

【你那还冷吗?】

格瑞踏着一地的星光,拎着自己笨重的摄影器材出了门,早春的凌晨在寒冷方面比起一个月前的冬天也不遑多让,他裹了裹身上灰黑色的大衣,伸手把脖子上和自己风格格格不入的明黄色围巾拉起遮住半张脸。

【我现在呆的地方离海很近,我能闻到海洋的味道,海风带着些咸涩的气息,像是泪水的味道。若是在风大的日子里,枕着这气味入睡后,总是会梦到以前的日子。】

格瑞到达海边的时候天还没亮,星星和月亮倒是已经落下,他兀自一人站在漆黑的海边,只有远方的灯塔亮着疏离而刺目的光芒,他静静地看着,没由来地感到有些慌乱。

【我梦到你在那条爬满绿藤的老街上,蜷缩在角落因为迷路而小声哭泣,我踩着夕阳的红一路呼喊着你的名字,最后牵着你躲过街角那只看起来很凶的大狼狗慢悠悠的晃回家。】

他知道自己向来不怕黑,甚至可以说是喜欢这种空旷的宁静感,却不知为何此时心中生出了如此奇怪的慌乱感。
像是被抛弃了一样。

【那个梦有点太真实,以至于醒来以后我总是有些恍惚,甚至觉得你还是那个蹲在角落因为迷路而哭泣的小孩,直到彻底醒来后我才想起来,你已经长大了。】

格瑞因为自己过于矫情的想法居然有些想笑,他回过神来后发现天边已经泛起淡淡的鱼肚白。
“你来的真早。”
和格瑞同行的雷狮这才姗姗来迟,他立好三脚架以后看着站在沙和海的交界处,裤腿已经被海水打湿的格瑞,有些揶揄地调侃,“你现在像是一个想要轻生的家伙。”

【金,这里真的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

阳光终于冲破云雾,温暖而柔和的光芒一层层洒在这一方天地间,铺天盖地的一片殷红,海面上仍带着些许星光的气息,于这片红融合,像极了深春时节的漫山春花。
格瑞和雷狮站在海滩上,他们的影子在细软的沙上被孤独地拉长,最后隐没在沙滩边上丛生的杂草中。

【这是一个一年四季都有阳光的城市。】

“嘿!”雷狮冲进海里,直到海水没过膝盖才转身看着格瑞,“我不陪你再继续了,我要回去了。”
“怎么了?”格瑞看着湿透的雷狮,忍不住微微翘了嘴角,调侃道,“三年没见的老婆怀孕要生了?”
“噫,”雷狮弯腰掬起一捧水泼向格瑞,“我要去找我的爱人了。”
“爱人?”
“对啊!”雷狮笑得眉眼弯弯。

【这里的人们说,这里是爱神诞生的地方,爱神会祝福着这里的每一个人,来这里的情侣会获得爱神的吻,然后幸福一辈子。】

那是一个过于深情的笑容。
笑意从眼底晕开,弯了那双总带着狂气的眼眸,“我要回去找我的爱人啦,”雷狮这么对格瑞说,他的背后是茫茫的大海,“我要带他来到这里。”
格瑞又一次不可避免地想起了他的爱人,那个在北方的冬天笑得温暖如暖阳的孩子。

【我去过这里的教堂,那里有着传说中爱神的雕像,微笑着俯视着依偎在一起的情侣们。】

“他是个蠢货,”雷狮如是说着,“我们从小打到大。”
格瑞不解地挑眉看着雷狮。
“他是个坚持骑士道的中二蠢货,”雷狮咧开嘴笑得毫无遮掩,“他自己不知道,他一脸坚毅地样子有多他妈诱人。”
“我爱死他了,”雷狮扯着嗓门说,像是在宣誓,“和他爱我一样。”

【我几乎浪费了大半天在那座教堂里,我非常喜欢阳光透过教堂的花玻璃的感觉,阳光被撕分割,被染成不同的颜色然后撒在教堂的深色瓷砖地面上。】

“我也要回去了,”格瑞收好自己的摄影器材对雷狮说,“该结束这场旅途了。”
“你也要回去了?”雷狮趟着海水勾着格瑞的肩,“我以为你已经做好准备死在旅途上了。”
“因为,”格瑞任由雷狮勾着自己的肩膀,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围巾,声音轻柔温暖,“我的家乡也有人在等我呐。”

【我相信你也会喜欢这里。】

“他是个温暖的孩子,”格瑞伸手把滑下去的围巾重新往上拉,尽量挡住自己忍不住扬起的唇,“就算是北方的皑皑白雪中,也无法掩盖住他的温暖。”
“爱人吗?”雷狮歪着头问格瑞,“一定是爱人吧。”

【那里还有大片的向日葵,在乍暖还寒的初春开成一大片灿烂的阳光。】

“朋友。”
格瑞十分欲盖弥彰地把围巾又向上拉了拉,遮住了从眼睑蔓延到耳尖的红。
“噗,”雷狮强硬地把格瑞的围巾拉下来,“对我来说你也是孩子。”
“你的爱意都已经写进眼睛里了啊——”

【我记得你很喜欢那种花,你说过你喜欢那种温暖的感觉。】

“对,没错,”格瑞红着耳朵缴械投降,“我想我是爱着他的。”
“好啦,”雷狮拍了拍格瑞的头,在格瑞反应过来之前迅速背着自己的摄影器材跑远,“祝幸福啊——”雷狮在远处的拐角处喊着。
“你也是啊。”格瑞摸着头,第一次原谅了雷狮的这种的行为。
——一定要幸福啊你们。

【这里其实还有很多的花,就连北方大雪纷飞的日子里,这里也是有着花朵的。】

格瑞回去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他和路边躺着晒太阳的老太太打了声招呼以后回到自己住的民宿跟和蔼可亲的中年老板娘办理退房。
“呀,”老板娘吃惊地看着格瑞,“我以为你要晚点走的,这里最美的季节还没到呢。”
“我的爱人叫我回去了。”格瑞对老板娘说,“我听见了他呼唤我回家的声音。”
“她一定是个很好的人。”老板娘眯着眼睛笑着看着格瑞,目光慈祥,像是看着自家的孩子,“而且一定会十分幸福。”

【本地人还说这里最美的季节在春夏交接的时候,那时候海风不再寒冷,海面上还有着低空略过的海鸟。】

“对,”格瑞拎好自己的行李,收好身份证号和老板娘找的零钱,“他是一个非常温柔非常善良的人。”
“祝你们幸福啊!”老板娘笑着目送格瑞离开。
“我会带着他来的。”格瑞离开前转身对着老板娘说,“在这里最美的季节。”

【我想那一定是个美好的画面。】

格瑞在去机场的路上看到一家店,那家店中站在橱窗里的模特脖子上围着一条的灰色羊绒围巾,格瑞看了看自己脖子上这一条漏针错针无数的明黄色围巾,毫不犹豫地进店买下了模特脖子上的那条围巾。
“先生需要包装吗?”服务员拿着那条围巾问道。
格瑞看了看那一排花花绿绿的丝带,指了指那条黄色的,在服务员第二次确认以后换成了天蓝色的。

【你一定会很喜欢的吧。】

格瑞拎着系着天蓝色的丝带的包装盒匆匆往机场跑,当通过安检以后才被告知飞机晚点了。
“我回去了。”
格瑞拿出手机编辑了一条这样的短信,想了想刚准备删除却不小心按了发送,他看着屏幕上显示的插着翅膀飞走的信件,刚想再发一条和对方说不用来接机手机就很不配合地自动关机了。
他现在在上课应该看不到。
格瑞这样自欺欺人地想。

【我只是有一个问题。】

格瑞登上飞机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透过飞机的舷窗看着下面的万家灯火,突然觉得飞机上暖气开得有点足。
他揉了揉因为暖气太热而变红的眼睛,按铃叫来了空姐。
“先生您需要什么?”
格瑞咳了两声,努力让自己略有些发紧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一些,“麻烦给我多一点餐巾纸,谢谢。”

【你愿意和我一起来吗?】

格瑞下飞机以后已经是深夜了,他拉着行李看着空荡的大厅不知是该庆幸还是失落。
“您好,请问可以让一下吗……”格瑞在出租车停靠出找了个长椅,刚想坐下却发现躺椅上躺了个人,他弯下腰刚想叫醒那个人时,发现了那个人从帽子里露出的金色头发。
“傻瓜。”
格瑞轻声对睡在躺椅上的金说,他解开脖子上的围巾轻轻地替金围上,“我回来了。”格瑞俯下身在金的耳边说着,声音温柔地像是轻叹。
“欢迎回家。”金半梦半醒间搂在格瑞的脖子说。

【我们一起。】

“嗯,”格瑞拦下一辆出租车,将金拦腰抱起,轻轻放到出租车座位上,“我们回家吧。”

—END—

评论(4)
热度(43)

© 狮子头上长根毛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