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以你为名的光芒

国拟,不按照历史的历史向……
月更吧……

  “少主。”小小的伊万躲在树后,偷偷地张望着坐在轿子上的人,那人黑发如瀑,慵懒的束起,微眯的凤眸让人看不清那人在想些什么。
    小伊万看着自家上司恭敬的跪在那个装束奇怪的人面前,姿势卑微得好像蝼蚁一般。
   “伊万,过来。”伊万瘪着嘴被上司拉到那人面前,伊万这才看清——那人是个男人。
    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他,就如同看见了神迹一般,伊万愣愣地盯着那人看。不,不该说如神迹一般——那人就是神迹。
有点僵硬的气氛被站在一旁的少女打破,“大哥,好小的国家啊。”
那人佯怒地扭头看了一眼巧笑倩兮的少女,轻喝到:“湾湾,不得无理。”
被称为湾湾的少女倒也不怕,微微吐了吐舌头便不说话了,倒是自己家的上司,什么“少主您的妹妹真是活泼啊”等等一系列恭维的话说了一堆。那人还是淡淡的微笑,似乎听惯了人们的各种恭维。
“这孩子就是被小蒙打的吗。”见话题突然转向自己,伊万愣了一愣,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毛遂自荐般地拍着胸脯,“我叫伊万布拉金斯基,我才没有被蒙古打败——明明是那家伙被我打走了。”
似乎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那人的脸上酿出笑意,但即使这样,他的眸中依然带着抹不去的威严。
——那种睥睨天下的眼神,似乎在看蝼蚁一般的眼神。
伊万从来不喜欢那样的眼神,但是一时间,他竟找不出有什么眼神更适合眼前的男子。
——仿佛天神一般。
伊万听见那男子与自己家的上司谈着什么,但伊万不感兴趣,他也不屑于去看上司那献媚如小丑一般的言行。
当那人将要离去之时,伊万鬼使神差地伸手拉住了他宽大的衣袖。就在那瞬间,那人身旁训练有素的士兵齐刷刷地拔出了腰间的佩剑。
那人用手势制止了士兵,低头微笑着看着自己:“那么俄国,您还有什么事情吗?”
不耐烦的语气。
伊万不说话,紧紧地攥住那人的衣袖,自己家的上司感觉过来拉住伊万,“伊万,不得无理。”
那人眯着眼睛看着伊万,似乎想起了什么般地微笑起来,从袖口掏出一个绣花袋子递给伊万:“俄国实在太冷清了些,这是朝日莲,很好养活的花。”
伊万小心翼翼地接过,抬首看了看那人的脸,“你还会回来的对吗?”
那人抿嘴笑道,“带着土地上开满了朝日莲,我便来看你。”
伊万长久地杵在那看着那人离去的背影,虔诚的捧着手中朝日莲的种子,完全没有在意上司在自己耳边痛斥自己的无理。
“他是谁?”
上司突然安静下来,带着虔诚的,不敢有一丝丝不敬的语气说到:“他是中华,他是王耀。”
他就是王者,王耀。
(虽然有点历史向,但是不要自动代入历史,比较中国近代史以及俄国与中国的古代史我没学好(‘・ω・’)以及人物会有OOC,cp向为主露中副菊耀普洪特区米英也会有一点涉及到不喜勿喷)

评论
热度(5)

© 狮子头上长根毛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