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歌曲同人】叙世

  戏台上的伶人拈指成花,眼角眉梢流露出千百风情,精致的桃花妆殷红。
  一如楚馆的台阶上被擦洗过,被脚踏过,被风沙掩盖过的红。
  那是一腔过于炙热的爱意。

  她端坐在楚馆高台上低头看着指尖一点殷红。
  被挑在指尖的风尘色。
  后湖上不断的传来男女嬉笑的声音,与戏台传来的千回百转的秦腔小调一起,哼出了万丈红尘的歌谣。
   她仍旧是在红尘中清高自傲。
   有人说啊,她就似一块桃花色的冰,冷,却美丽得让人不由得甘愿献出一腔的爱恋来将她融化。
   她抚琴,笑而不语。
   琴音洒落湖上,搅乱一湖的灯火阑珊。
   她不曾想,会有一个人循着琴音,拨开殷红的纱,轻轻握住她的手。
   她甘愿那人执一红烛,将她融化成一汪桃花色的红霞。
   她眼中那一刻,开满桃花。
   春光灼灼地透过红纱透进来,那人执眉笔细细地为她描眉。
   “此生只为你一人梳妆。”她记得那人伏在她的肩头,细碎的呼吸灼热着她的皮肤。
   “此生只为你一人梳妆。”她轻念,声音柔柔的,就像念着情诗那般。
   若时间就此定格,那么或许将会成就一段佳话。
   红纱后的灯火终究在时光中黯淡下来,如流星划过天空的余光。
   烛泪顺着精致的烛台滑下。
   她将那回忆,连着她最美好的年岁一起,束之高阁。
   鲜艳的绢花开始渐渐浮现出破败的颜色。
   黄花的残骸铺满了小路,迈脚间似是能听见花朵不甘的悲鸣声。
   温好的酒在桌子上渐渐放凉,她趴在桌前,一如既往。
   他不会再来。
   她自嘲地笑。
   自己果真将自己想得太高,高过了利益。
   为了权势,他怎会再来。
   她的闺房中尚还挂着一个龙飞凤舞的婉字。
   “这就是你的名字。”她还记得那日,他执笔,她研磨。
  讽刺的美好。
  他从不曾给她承诺。
  夜风终究将火光吹灭。

  她再度浓妆艳抹,脂粉盖去了时光。
  竟还是当年的模样。
  她依着危楼的雕花栏杆,抬头望向天边的彩霞。
  路人说,那天突然泛起一天一地桃花色。
  千顷桃花落。
  黄花终开尽。
  残骸铺满阡陌。
 

 
 

评论
热度(4)

© 狮子头上长根毛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