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往事之战神

  他和他在同一刻出生。
  在他嘹亮的哭声从产房传出时,勇于庆贺小王子出生的烟花同时绽放在缀满星星的夜空中。
   人们都说——他们是天生的兄弟,只是一不小心走散了。
   他的父亲抱着襁褓里的他,谈笑间带着从战场带来的狂野与血腥。
  他和他就这样在不同的环境中同样地长大。
  他常常抬头仰望着位于高处的皇宫,那在阳光或是月光下那高高在上的辉煌。
  还有那个隐藏在华贵的猩红窗帘中的那个传说曾和他一同接受上帝的赞美的少年。
  “他金色的发色就像上帝为他带上的皇冠,”他记得父亲对他说,带着近乎崇敬的尊敬,“上帝已为他加冕。”
   “盖亚,”父亲摸着他白发中的一缕红色刘海,“等这次我从战场回来就带你去看看我们未来的王。”
   他怀着崇敬与向往,透过猩红的丝绒窗帘,看着那位早被上帝加冕的王。
   时间的车轮骨碌碌碾碎掉落一地的承诺和记忆。
   幼小的他拿着带有血红色火漆印的信封飞奔回家,带着炫耀的口吻高声念着心中带血的文字。
   “牺牲……” 小小的他疑惑地问母亲,“这封信里说父亲牺牲了,什么叫牺牲。”
   撕心裂肺的哭声将不谙世事的他吓楞在原地。
   信纸从手中滑落。
   柔弱到懦弱的母亲手中抛出的半丈白绫,硬生生隔了半截生死,鲜血淋漓地展现在他的面前。
  他被来着皇宫的人牵着手走向那曾经遥不可及的辉煌宫殿。
  白色的灵魂被呼啸而来的北风撕碎成细小的模样。
  盖亚伸出带着厚厚手套的手,雪花静静落在上面,被孩子纯净的眼眸放大至分毫毕现,印在记忆中,带着对过去生活的祭奠。
   雪花飘落在来时的路上,白茫茫的一片,盖住了回去的脚步。
   迷失了回去的路。
   盖亚因为父亲的英勇而受到了国王的关注,被其收养为养子。
   盖亚站在喧嚣的大殿中手足无措,灯火阑珊中不和适宜地想起了某次在深夜的树林中,满天璀璨的星光如长明灯般耀眼,却指不出回家的方向。
   “你怎么啦。”盖亚惶惶抬头,目光对上一对清澈湛蓝的眸子。
   盖亚怔怔地看着他一如皇冠般的金色头发。
   ——我丢失了回家的方向,却寻到了未来的光芒。
   小小的盖亚跟住小小的雷伊身后,偷偷从这个令人意兴阑珊的庆典中逃离。
   “从小到大这种事情做习惯啦!”小王子坐着厚厚的书上晃荡着从厚厚的披风中露出的双腿。
盖亚眯着眼睛仰着头看着林立的书柜,还有巨大的世界地图,明明暗暗的线将一块块大陆和海洋分割开来,被称为国家。
雷伊从书堆上一跃而下,看着地图上被标注的,写在爱 尔 兰的疆域,带着生来的倨傲,“这就是我们的国土,我长大就会成为爱 尔 兰的王。”
  盖亚伸出手指沿着爱 尔 兰的疆域画一圈,“那么请让我成为最好的将军,为你守护着国土。”
  两个孩子的小拇指按照某个对于孩子来说神圣的仪式勾在一起,锁住了他们的人生。
   ——盖亚一语成谶。
   渐渐长大的盖亚眉宇间仿佛印入了早逝的父亲的影子,没上过战场却也带着浓浓的傲气,殷红的双眼中的桀骜乘驾着足以自傲的成就变成与王子一样耀眼的存在。
雷伊渐渐磨去了幼时的任性,就如同一块温润的美玉一般渐渐变得温和儒雅。
雷伊和盖亚的名字被放到了一起,却不再是如幼时一般仅仅带着对雷伊的崇拜。
盖亚将自己幼时的承诺兑现,在雷伊登基的那一天,为爱 尔 兰打下第一场胜仗
  ——自此,便是战神无敌。
“其实你也会打架,”盖亚某天晚上坐在地上看着处理完如山的公务后略显疲惫的雷伊,“什么时候——我俩来一场?”
   雷伊揉着太阳穴轻笑着看着自己的好兄弟,“战事未平,若我把你打伤了可如何是好。”
   盖亚一跃而起将雷伊压到墙边,一拳锤在雷伊肩膀上,肉体碰撞发出沉闷的声响,“等战事平定下来,我一定要和你打一架——那时候,打伤你了可不要定我的罪啊,国王陛下。”
   雷伊勾起唇角,毫不留情地会了盖亚一拳,“那要你有这个本事啊——我亲爱的战神。”
   少年无知地许下天真的诺言,誓言被名为时光的狂风吹得七零八落。
   盖亚“战神”的名称越传越远,他跨坐在马上的身影在血光中成为爱 尔   兰最为坚不可摧的一道防御。
   蛮族畏惧于盖亚,却是孤注一掷般的一次又一次大规模地进攻。
   “雷伊在干什么!”盖亚在营帐中把桌上的信件摔到地上,一把推来营帐口的士兵,飞身上马向十里外的皇宫奔去,北方凛冽地吹在他的脸上,生疼的。
   雷伊披着厚厚的披风,一个人站在城口,看见盖亚的战马微微向前踏了一步,却在看到盖亚愠怒的脸后默默后退。
   盖亚从马上一跃而下,冲着雷伊的脸就是一拳,“雷伊你到底在干什么!三千人!你知道蛮族多少人吗!”
   雷伊背靠着城墙,被盖亚打中的左脸迅速红肿,目光却是悲戚至极,“盖亚……只要这次赢了,那边是千年的和平。”
  盖亚无力地垂下拎着雷伊领子的手,“雷伊——我懂了。”
  “……你可以走!”雷伊似乎突然回到了从前任性的性格,推攘着盖亚,“你走啊——不要再回来啊!”
  盖亚盯着雷伊的眼睛,似乎被战火染红的眸子中太多的情绪混合却是看不出情绪,“是你的主意?或是你允许的,是么。”
  雷伊低着头,却只是如呓语般的喃喃道,“你走啊……”
  在北方中,盖亚突几乎能听到自己哭泣的声音了——而眼角却是没有湿润的迹象,某种不知名的情绪却是在心中无限地疯狂滋生,将美好的回忆变成利刃毫不留情地捅入胸口,鲜血淋漓地将现实一层层剥开,直击最深处的阴暗,在他的心中留下可怕的伤痕,将他逼迫至悬崖边上。
   盖亚转身上马,“不要忘了——战争平复以后,我们的约定。”
   北方中夹杂了不知道是谁的哭泣声。
   雪花纷纷洋洋地撒下,盖亚抬头看着空中飞舞的雪花,冰冷地落入眼中,代替了眼泪将眼角湿润。
  ——若着雪花能掩盖一切的阴谋和血腥。
  盖亚在一片雪白的苍茫中看着自己的对手,含着心酸举起手中的长剑,“列阵!”
  士兵嘶吼向着对方冲去,带着孤注一掷的悲伤和勇气,马蹄溅起地上的积雪,转瞬间又因为血液的滚烫融化,染上地上的灰尘,混合成为令人作呕的颜色渗入地下,化为名为悲壮的永恒伤痕。
  手中的长矛机械地挥洒出,利刃穿透血肉的声音在耳边闷闷地炸开,却不知道到底是不是自己肉体穿透——胜利的欲望能战胜肉体的疼痛,但总带着一丝丝嘲讽的悲哀。
  ——死尸遍野。
  肉体刺穿的声音混合着利刃摩擦的声音穿透耳膜,却让人想起响彻大殿的靡靡之音。
  ——还有端坐大殿上的君主。
  战士们倒下的那一刻,应该会看到的,会看到那魂牵梦萦的家乡,会看到家中老夫老母的笑容。
  ——雷伊,我要回家了。
  冬日晚升的太阳中终于破除厚厚的雾霭撒下圣洁的金色阳光,将空中飞溅的血迹染上圣洁的颜色。
  ——那名为希望的完美谎言。
  嘶吼声带着丝丝颤抖。
  ——终归化为带血的沉寂。
  不知属于谁的血迹模糊了他的视线,盖亚觉得自己似乎回到了那天晚上,小小的雷伊牵着小小的自己从那片令人窒息的灯火阑珊中逃离。
  盖亚的视线已经模糊,在一片鲜红中寻找着对方的影子。
   “你终于来了啊,雷伊。”盖亚用近乎呼气的声音喃喃。
   语罢,他便失去了自己的温度。
 


 
 
  

评论(5)
热度(18)

© 狮子头上长根毛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