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命定之人

   命定之人

   cp狗崽
   人物是网易爸爸的,OOC是我的
   幼儿园文笔慎入w
   喜闻乐见的烂尾
 

   “大天狗大人,”狐妖手持折扇掩嘴笑得妖媚,眼角眉心的红妆灼灼,“可愿做小生的命定之人。”
院子中央的红樱开得艳如烟霞,印得大天狗蔚蓝色的双眸殷殷一片,恍惚间回神却再找不到那只狐妖的身影。
花瓣被风吹起来,风声中大天狗听到半躺在樱花树下的三尾狐的轻轻一声叹息。
“大天狗大人——啊!”

大天狗很早就来到了这个不大的寥,那时就算最早来的雪女和三尾狐那个时候都是小小的一个——虽然自己当时也不过是个站不稳的奶娃娃。
大天狗对于被召唤前的记忆仅限于那虚无缥缈的“大义”,满脑子只是变强这样的想法,每天从被比自己打不过几级的雪女和三尾狐带着一级级升到带着一大波狗粮一个羽翼风暴操翻全队,自己到觉得日月如梭光阴似箭,什么都没什么大变化,到了哪天难得放个假坐院子中央喝个茶却猝不及防地被闪瞎了眼。
阿爸有些艰难地摸着大天狗的头叹息着白瞎了这孩子这张人神共愤的脸。
大天狗倒是不在意,看着院子中央的红樱发呆,连阿爸因为被无视怒搓狗头也不甚在意。
——那只被他一手带大的狐妖正坐在树上半真半假半妖媚地笑。
大天狗其实并不喜欢狐妖的性子,把喜欢这个词说得云淡风轻的,总是眯着眼笑得半真半假,睁开眼却是满眼的戏谑。
却不得不承认他生得一副好皮囊,尽极妖媚,行为到更是风流,一把折扇摇得也算是风雅,大天狗却觉得他实是担不起喜欢这个词。
“大天狗大人可愿做小生的命定之人?”狐妖挑着眉,折扇半掩着笑脸,眼神中却是一如既往的戏谑。
大天狗看着自己从小带大的狐妖,半悬着的手终究没有放到他的头上。
——不。
狐妖听到大天狗的拒绝却是笑得更开心,一双媚眼细细地眯起来。
——我就知道。
“月色真好。”
狐妖在大天狗转身离去的时候这样说。
乌云盖住了最后一缕星光。

狐妖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妖是大天狗,他眯着蔚蓝色的眼看着自己。
——美丽又强大的样子。
狐妖如是想。
这便是小生的命定之人了吧,狐妖垫着脚握着大天狗的手笑得灿烂。
“若是小生大天狗大人能为小生挑选命定之人呢?”已经长得只和大天狗差半个头的狐妖歪头看着正襟危坐在茶桌前的大天狗,笑得眼睛细细地眯起。
“随你。”大天狗抬眼看了一眼眯眼笑着的狐妖,继续低下头,狐妖用折扇沿着脸,笑得止不住眼泪。
——反正你不是小生的命定之人。
——幸好你不是小生的命定之人。
狐妖变了,连一向迟钝的阿爸都看得出来,狐妖又带上了面具,笑得半真半假看不出情绪。
“可愿做小生的命定之人呢。”
又一次院子中央的红樱落了满地,大天狗恍惚间却看见了狐妖泪流满面地看着自己。
——今晚……月色真好。
大天狗终于变成了达到了顶峰的强者,却仍不知一直追求的大义到底为何。
——只是院子中再不见了那只笑得半真半假半妖媚的狐妖。
“若是大天狗大人真的能参透大义,可否与小生一谈?”大天狗记得某天狐妖问自己,那时候他笑得明媚得像是清晨的光。
“那小生就祝愿大天狗大人早日参透大义了。”
狐妖擦干眼泪笑得竟一如最初的明媚。

大天狗回过神来,只剩红樱灼灼。
——还有那天狐妖融进自己身体时的,那似乎释然了的微笑。
                                 —END—
                          

评论
热度(19)

© 狮子头上长根毛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