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思念

ooc!ooc!ooc!
盖雷盖无差,莱修莱无差

“我们谁都没有想到这场战役的代价会这么惨烈。”布莱克半躺在病床上看着坐在床边的雷伊。
雷伊抬头看了看布莱克被绷带包裹住的一只眼睛,又带着愧疚地移开视线,“是我作为队长的疏忽,”雷伊顿了顿,“我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好队长——让你们深陷危机中。”
布莱克也移开了视线,他看着隔壁病床上躺着的卡修斯——他难得这么安静,这家伙之前连睡觉都会踢被子。
“队长,这不是你的错。”在一阵尴尬的沉默后布莱克安抚性地拍了拍雷伊放在膝盖上的手——在无措的时候雷伊总是坐得端正得像个小孩子,无比孩子气习惯,“况且,你也——你真的没必要自责。”
雷伊抿了一下淡色的嘴唇,略微有些艰难地开口,“我——我只是没想到卡修斯他会受这么严重的伤,你知道的,战神联盟已经无法缺少任何一个人了,而且,又是对你无比重要的人——”
布莱克再次转过头去看着卡修斯床边的机器上显示的平稳的心跳,他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雷伊——或者说怎么来安慰他。
“卡修斯他,医生说他很快会醒来。”
布莱克看着昏迷的卡修斯对雷伊说,这不符合礼节——布莱克这么提醒自己,他该转过头去,真诚地看着雷伊的眼睛,而不是盯着昏迷是爱人。
雷伊弯了弯眼角,目光低垂下来看着自己的裹着绷带的手——这是自己胡乱绑上的,上面还渗着血——不,只有一半是自己的,另一半,另一半是盖亚的。
盖亚没有躺在病床上。
“雷伊,”布莱克深吸一口气,转过身看着雷伊半是痛苦半是后悔自责的双眸,一字一顿地告诉他,“我说了,这不是你的错。”
“无论是我的伤,卡修斯的昏迷,还是——”布莱克顿了顿,深吸一口气,终于说出雷伊,说出自己一直回避的话题,“还是盖亚的死,都不是你的错。”
看到雷伊瞬间惊愕痛苦的表情,布莱克却有种终于孩子把埋在心中的秘密说出去一般的畅快感——比起把伤口捂在无法触及的黑暗之中,不如把它曝露出来,在阳光下包扎,然后让阳光为曾经鲜血淋漓的伤口消毒,之后再长出柔软的——代表新生的软肉,这个过程或许会很漫长很痛苦,但是布莱克相信,雷伊挺得住,自己和卡修斯也会陪着他,直到那道伤口变成不痛不痒的一道疤。
“盖亚他——”雷伊眼中流露出了一直隐忍着的痛苦,他伸出一只手扶着额头,布莱克看着雷伊的样子突然慌了神,自己或许不该这么直接得挑明这道伤口——刚刚果真是太不理智了。
布莱克手足无措地看队长,终于出声打破了这漫长而又难熬的沉默,“雷伊,我知道你很想盖亚,但是——”
    雷伊起身打断了布莱克结结巴巴地发言,“不,其实我并不是非常想念他,真的。”
雷伊出门前还给了布莱克一个欲盖弥彰的笑容。
完了,布莱克扶额,这下伤口更深了。

雷伊靠在布莱克的病房们上,对着跑过来的那个人弯起眼角。
——我真的不曾思念过盖亚,我的爱人。
“雷伊,你的手怎么还没有好好去包扎!”
雷伊笑着摇摇头,任由对方粗暴却轻柔地扯起自己手上的手。
“盖亚。”
“嗯?”盖亚一边解开雷伊胡乱缠上的绷带一边看向雷伊。
“没事。”
——我并不思念他,因为他不曾离我而去。

又名:卧槽我的戏精队长大人一本正经地在我面前卖苦情戏结果不久就在爱人还处于昏迷状态的我面前狂撒狗粮。
又又名:我的雷队不可能这么软
大概是盖亚死了但是精元还完好无损所以又复活了的设定?
我特么为什么要写傻白甜。
让我安静地舔一会布莱克

评论(6)
热度(41)

© 狮子头上长根毛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