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生活

七夕贺文
暖暖的没有剧情的一篇w

    伊万第一次见到王耀的时候王耀在做饭。
    那是个冬天,风中夹杂着伏特加冷冽的香气,天色昏暗阴沉。室内开足了暖气,也开了灯,偏黄的灯光把这个屋子照成暖色。
    王耀是个中国人,伊万知道这一点,中国人似乎总是对食物讲究得一丝不苟。上好的五花肉要炸,大火烧热了油,肉片朝下扔进油锅里,下锅时的声音很刺耳,但两秒后便就消了音,炸出来的肉皮起了皱,泛了黄,看起来像是脆的,但是还要切成巴掌大的厚片,正好一厘米厚,齐刷刷的摆好,加了不知道放了些什么的卤汁上锅蒸。伊万后来一直特别喜欢缠着王耀做蒸菜,乳白色的水雾从锅盖细小的缝隙钻出来弥漫了半个屋子,带着点食物的香气和温度,偶尔还会带着谷物的清香,似乎只要掀开锅盖就能看见一整个属于美食的温暖的世界。
别的菜也不含糊,基围虾去了虾线剖开,放在铺满碎粉丝的乳白色圆盘上,整齐地围成一圈,再在剖开的虾子里塞上粉丝,铺一层炒好的蒜蓉,再淋上来自中国的花雕酒,也上锅蒸,但不需要太长时间,这时切好葱花,烧热半勺油就能关火,撒上葱花再浇上半勺热油,“刺啦——”一声以后葱花的香气就立马散开。在伊万和王耀生活以后伊万每嗅到这种香气便自觉地准备好碗碟,那可是开饭的预兆。
总归冬天还需要炖菜,冻硬的肥牛肉从冰箱里拿出来以后要赶紧用刀削成一毫米左右的薄片,削下来的肉在室内的暖气和蒸汽下融化,软软地瘫在盘子里,这样的牛肉才算合格。然后就可以起锅,热锅冷油把配菜炒出味了,热水浇进锅里,刚刚削好的肉放进去不出半分钟便能熟,装盘的时候再加上之前焯好的豆芽和金针菇,最后撒上一把香菜和一撮白芝麻,这道菜配什么都好吃。
冬天的粥总是最温暖的存在,小红豆早就煮烂放在了一旁,半锅水兑上甜米酒,酒糟也要放进去,等火烧开,然后倒进去指甲盖大小的小汤圆,这个时候可以放红豆了,略微偏紫的红色一下子就在锅里散开,染了整锅粥成了喜庆的颜色。还需要点藕粉,用热水冲成透明的一碗,倒进锅里就能使口感上升一个等级,最后装在一个个小碗里,淋上糖桂花,伊万在后来被王耀逼着戒酒的时候每天都要来上这么一碗,桂花的香气混在这么一碗甜里,像极了秋日的暖阳。
后来在之后的日子里,王耀也做过这几道初见时端上桌的菜,只不过味道顺着伊万的习惯略有改变,但是王耀依然对着食物有这一丝不苟的执着。
“因为那才是生活的味道啊。”后来在伊万问王耀关于食物的时候王耀回到,当时他正在给一堆加了桂花的白糖煨栗子剥壳,伊万有些疑惑地想要开口问些什么,却被王耀塞了一颗剥完壳的栗子,微烫的软糯香甜在嘴里蔓延开,“好吃吗?”王耀眯着眼睛笑着问,伊万能看见那双眼睛里明亮温暖的光。
——那是伊万第一次这么确定将要和王耀过一辈子。
【论怎么征服俄罗斯人x】

评论(2)
热度(13)

© 狮子头上长根毛w | Powered by LOFTER